6 months ago

台灣雖然有廠商在做製冰機,但是幾乎沒有什麼人在做能自動掉冰塊的機器。只有國外的大廠比較會做這些,像是美國的萬利多和日本的企鵝牌。我對他們的業務員死纏爛打,描述我遇到的問題,問有沒有什麼符合需求的機器。

花大錢買設備首要之務就是訂規格,多花錢買不需要的規格是浪費,為了省錢買性能不足的產品是更大的浪費。在挑選購買哪一種冰塊製冰機時,其中一個問題就是,要買多大容量的機器?

Read on →
 
6 months ago

我面不改色的謝謝老闆,帶著手搖碎冰機回到宿舍,無力的躺在巧拼上。。

每做冰塊實驗一次,我就要跑去飲料店一趟。每需要切木板一次,我就要跑去清大一趟,有材料零件不夠,我就要借機車去外頭買。這些跑腿都不算什麼,最無力的是因為對機械設計一竅不通,完全無法加速專案的進行。我能做的只有幫忙印3D零件、雷射切割、處理各種採購雜事,其餘能力完全沒有在進步,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挑錯了專案,那是一種徹底無能為力的感覺,各種實驗接連失敗,沒有任何進展。

Read on →
 
6 months ago

拿到彈簧後,我興奮地跑回飲料店,在彈簧上倒冰塊做測試。但效果差強人意,彈簧的螺距大小不太對。

但我沒辦法改螺距了,我不想用摩拖車拉這個鬼東西。

「可能可以用液壓彎管凹出一根彈簧試試看。」愷宏說:「我之前有看過,可能可以凹得出彈簧。」

不,不行,這行不通的。

Read on →
 
6 months ago

我決定先放置這個問題,改從冰塊的分配著手。

我從自動販賣機的設計得到靈感,透過螺旋的機構,如果能讓冰塊落在螺旋的溝槽內,那麼只要螺旋一轉,就會一顆一顆的掉出來,感覺就超棒的。

Read on →
 
6 months ago

工件加工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我決定發揮想像力,試圖用土砲的方式加速整個實驗流程,不然按照目前設計的修正速度,絕對無法如期完工。我請愷宏重新繪製不同size冰斗的設計圖,但這次不是送到鐵工廠加工,而是改用木頭來做。比起加工鋼鐵,加工木頭是較為容易的事情。

我們跑到學校附近的HomeBox買了張跟門一樣大的薄木板,載回宿舍之後,開始尋找學校附近哪邊可以做雷射切割。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交大建築所的侯君昊老師,大二時因為好玩,曾跑去建築所修了侯老師開的課,叫智慧生活與創新設計,當時覺得侯老師是個很開明、有想法的老師。聽完我的問題之後,老師表示因為適逢期末,所上的雷切機不太方便出借,請我去找校外的資源,像是新竹工具圖書館。

Read on →
 
6 months ago

在跟愷宏討論下一版本的冰斗該怎麼改進時,我意識到兩個相當嚴重的問題。

第一、對於如何設計冰塊分配的機構,我們一點sense都沒有。
第二、機構設計的反饋時間實在是太長了,長到令人不安的程度。

愷宏熟悉的是引擎機械,而我們現在處理的是食品機械,叫一個做點火機器的做冰塊機器實在是不太靠譜。我們只能分析冰塊卡住的原因,然後慢慢想辦法排除。

Read on →
 
6 months ago

硬體設計就是不斷的重複「設計、製造、修正」的循環,想像中的設計會經過有誤差的方式被製造出來,製造出來的產品在現實中運作的效果不如預期,找到問題的根源後再重新修正,機械設計就是重複這樣的循環。只有把東西生出來做實驗,你才會知道該如何改進。

在設計硬體的時候,考量要點多如牛毛。舉例來說好了,在設計氣動加茶模組時,除了加茶流量要穩定,不能忽多忽少外,還要好拆裝、操作簡單,方便把茶桶拆卸下來清洗或是倒新的茶湯進去。

Read on →
 
6 months ago

我們決定先從最關鍵的加茶模組下手。

加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愷宏找了他的朋友討論(他覺得我完全提不出任何有建設性的建議QQ),提了幾個方案,最後我們決定用氣動的方式來推進。

氣動的意思是用氣體作為動力,想要把茶加進杯子裡。我們有想過把茶放到高處,用重力和開關來控制、也想過用汽缸,透過活塞打出固定的流量,但這些方法都各自有各自的難處,最後我們決定採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氣體和開關把茶湯推到出口,加到杯子裡。

Read on →
 
6 months ago

現在回想起來,愷宏實在是太特別了,他不是菩薩化身來拯救眾生,就是當時被鬼遮眼,才會答應兩個機械設計白痴要來做飲料機。

「履帶真的不行嗎?」我說道。

「價格,有馬達的東西都會很貴。」愷宏默默貼了做履帶的廠商連結給我。

「恩,好,我們不要履帶了。」我看完價格後突然覺得好灑脫。

Read on →
 
6 months ago

當時整個計畫只有我和紘銘兩個人在進行,紘銘是我資工系的同屆的同學。我不喜歡太大的團隊,因為超過四人的團隊往往只有一兩個人在做事,而且溝通效率會大幅降低。我們需要找一個懂機械的,幫忙處理機構設計的問題。

我開始透過朋友詢問,試圖在整個交大中尋找懂機械設計和製造,而且對自動飲料機有興趣的同學。

然後我發現一個原本以為只有在資工系發生的現象,那就是「資工系的學生不會寫程式,機械系的學生不會做機械」。

Rea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