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months ago

我決定先放置這個問題,改從冰塊的分配著手。

我從自動販賣機的設計得到靈感,透過螺旋的機構,如果能讓冰塊落在螺旋的溝槽內,那麼只要螺旋一轉,就會一顆一顆的掉出來,感覺就超棒的。

於是我去買了鐵絲,跟愷宏要了鐵棒,然後用老虎鉗把鐵絲繞在鐵棒上,做了個螺旋出來。我把螺旋用墊板包住,在上頭放了一些冰塊做測試,每轉一圈冰塊就掉一些出來,感覺相當令人愉悅。我做了幾種不同螺距的螺旋,想要找到一個最適合的形狀。


但我很快就發現問題,因為螺旋是用鐵絲凹出來的,當遇到冰塊量大或是卡住,鐵絲就變形轉不動了,我們必須要找現成的螺旋來解決這個問題。

我跑去新竹市區的彈簧行,彈簧行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賣彈簧的店,牆上的櫃子擺滿琳瑯滿目的彈簧,有小到可以放到原子筆內的,也有和手臂一樣大的,就像開架的中藥舖一樣放在一格一格的櫃子裡。

「小弟弟,你要找什麼啊?」店內的阿姨推了推老花眼鏡。

「我要找螺距50mm的彈簧」我跟店員阿姨道:「半徑大概20mm。」我回想昨晚愷宏教我的彈簧規格術語。

阿姨抬頭看了我一眼,我察覺到他眉頭皺了一下,難道被看破是外行的了嗎?

「這個要問師傅,你等一下。」阿姨轉身跑到後頭叫師傅出來。

師傅出來之後,問我:「你這個是要做什麼的?」

「我要拿來分配冰塊,希望能找旋轉後能穩定把冰塊推出去的彈簧。」我說。

「所以是出料用的。」師傅說了一聽就是行話的用語,不愧是師傅,第一句話就看破我是外行:「這個很麻煩,不好做,沒有現成的,你如果確定要的話要訂製。」

「訂製要多少錢啊?」我問。

「大概要上萬吧。」師傅說了一個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數字。

「為什麼不好做?不就是螺距比較大而已嗎。」我好奇。

「你這個東西螺距太大,拉不開,唯一的方法是先做一個模型,然後把鐵線加熱軟化壓進去。」師傅解釋道:「這樣你懂嗎?而且材料我還要另外叫。」

「為什麼拉不開啊?」這個問題一定讓我看起來很蠢,但為了飲料機不能在這邊放棄:「我沒有那麼多經費……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啊?」

「唉……就跟你講拉不開就是拉不開。」師傅不太耐煩,似乎看出我只是個窮學生,還是很外行的那:「你這個有要很準嗎?」

「沒有,我只是要測試出料的效果。」我迅速學習了剛剛師講的專業用語。

師傅搖搖頭,從牆上的櫃子拿了一條剛剛宣稱拉不開的彈簧,走到後頭的工作間,把彈簧的一頭勾到天車(一種懸掛在天花板起重用,有軌道的吊具),另一頭勾到牆上的掛勾上。叫我站遠一點,確定彈簧勾穩了之後,按下天車的遙控器,試圖把彈簧拉開。

那個力道絕對很大,根本是五馬分屍的等級,但小小的但彈簧依舊屹立不搖,只有些許的形變。

這完全不科學,那根彈簧那麼小一隻,只是線徑粗了點,原來他的彈性限度還在五馬分屍的等級內嗎?

天車再度加大了馬力,試圖超過彈簧的彈性限度,現在力道已經是馬德堡半球的等級了,我可以想像17世紀的庶民們看到市長做實驗時有多們震驚了,天車完全是用吃奶的力氣在拉,彈簧很不情願地伸長了一些。我稍微站了遠一些,超怕牆上的掛勾沒勾好,讓彈簧拉到一半回彈出去,那彈到人肯定會出人命的。

「很難拉吧。」師父讓天車回歸到原本的位置,把馬德堡半球等級的彈簧拆下來交給我:「這樣夠開了吧?」

「嗯嗯,應該夠了,多謝師傅。」我連忙道謝。

「如果你回去要自己拉,綁在摩托車上試試看。」師傅說:「你知道怎麼弄吧,一端綁在路燈之類的柱子上,一端綁在摩拖車屁股」

「嗯嗯,我懂你意思。」我可以想像那個畫面。

「這樣可能可以更開。」師傅說。

不,我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沒有人會想要把用五馬分屍力道都拉不開的彈簧用摩拖車拉的。

雖然我一點都不懂機械,但求生的本能還是有的。要是綁住彈簧和摩拖車的連結物鬆掉了,被打到的話大概會上社會版吧。

「工錢算50就好。」師傅跟阿姨講完後,就消失在後台。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9)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1)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