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months ago

拿到彈簧後,我興奮地跑回飲料店,在彈簧上倒冰塊做測試。但效果差強人意,彈簧的螺距大小不太對。

但我沒辦法改螺距了,我不想用摩拖車拉這個鬼東西。

「可能可以用液壓彎管凹出一根彈簧試試看。」愷宏說:「我之前有看過,可能可以凹得出彈簧。」

不,不行,這行不通的。

不是說液壓彎管行不通,而是我根本想像不到這東西「完成的畫面」。

冰塊分配是個遠比我想像中困難的問題,就算液壓機可以凹出螺旋來,光是調整線徑和螺距就不知道要跑幾趟工廠。就算加工螺旋的問題解決了,後頭還有一坨拉庫的問題,諸如驅動螺旋的馬達挑選、符合食品安全等級的軸承、冰斗的形狀,我們甚至還沒解決冰塊黏在一起的問題。

我大概體會到機械設計是怎麼一回事了,這根本是個設備密集的產業,沒有對應的設備讓你隨心所欲去開發、測試,修正效率會慢到令人崩潰。印零件要找3D印表機,送個板金加工件要等一週,就連切個木板都要從交大跑去清大。沒有加工設備想開發硬體,就像斷手斷腳一樣,做什麼都要拜託別人,耗費金錢更浪費時間。而缺乏機構知識讓整件事情更為惡化,這意味著無法判斷問題的複雜度,無法合理的估計要花多少時間和資源,最後搞得疲於奔命,心力交瘁,卻一點成效都沒有。

機構設計正是如此可怕的一件事,這是程式設計師難以踏足的領域,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苦思之後,我冒出一個奇葩的想法。

葉問曾在洪師父對決拳王時說:「洪師父,不要跟他拼拳,嘗試切他中路。」

PTT上yoyodiy大師曾說:「誰跟你直接暴力破解RAR密碼,我們要繞過去。」

如果問題過於困難無法解決,那就重新定義問題吧!

在找資料的過程中,我看了許多網路上關於冰塊分配器的影片,機器看起來都運作得很順暢。他們大多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那就是冰塊的大小都遠小於螺距,在這種骰子等級的冰塊大小下,不大可能會有冰塊卡住出口的問題。

我向會調酒的朋友借了一台調酒用的手搖碎冰機,只要把冰塊放上去轉動把手,裡頭的刀片就會把冰塊擊碎落到下方,有點像是顆粒大很多的剉冰。

我拿著這一台手搖碎冰機器到飲料店內碎了些冰塊,請店員做一杯碎冰版本的紅茶。我啜飲了一口,有點類似冰沙的感覺,冰塊懸浮在飲料杯上面,和紅茶泡沫混合在一起,並不難喝。

「你們可以接受機器做出的是這種冰塊類型的紅茶嗎?」我把另一杯碎冰紅茶遞給飲料店老闆。

「這很特別。」老闆喝了一口,表情很微妙:「可能有客人會喜歡。」

通常被說特別都不是太好的事,就跟有人稱讚你煮的菜很有特色一樣。

「但我覺得不大妥當。這樣比較像是冰沙,不像是紅茶。」老闆道:「我還是希望客人可以喝到一般冰塊的紅茶。」

老闆對產品的堅持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

但是林北沒招了啊

我做了這麼多努力,一點屁用都沒有啊

加冰沙是會死膩,冰沙也很棒啊,誰不喜歡冰沙啊,大家小時候不是都很喜歡喝冰沙嗎

為什麼分配冰塊這麼難,我寫程式寫了三年,沒想到卻栽在這個小小的冰塊上啊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0)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