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onths ago

一直都沒有好好提到我的好夥伴紘銘,催生飲料機另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

飲料機的團隊很小,只有三個人而已,我、紘銘和愷宏,愷宏負責機構設計,我負責軟體開發和處理所有的雜事,紘銘負責電路設計和變出錢來,偶爾討論專案的方向,我和紘銘都對機械不熟,就算兩人跳下去做也不會有多少幫助,還不如我由專心處理所有的問題,讓他能夠打工,確保我們有足夠的現金流來購買必要的設備。

紘銘是個非常理性、實踐力很強、認真起來你絕對不想跟他為敵的人,如果跟他不熟的話,你會覺得他有點寡言。但他非常會打電動,特別是策略類的那種,我曾和室友組隊,在溫馨的小遊戲寢聚之夜向他發起世紀帝國的戰帖,很不公平的三個人打他一個,結果發現真正不公平的是我們三個,毫無懸念地被擊潰。

紘銘厲害的地方是總是能夠切中要害,問出關鍵的問題,衡量利弊得失做出當下最適切的決策。舉例來說,我們在處理加糖模組時發現原先的設計無法運作,必須改購買現成的泵來解決加糖的問題。但上網一查發現泵各式各樣,而且價錢不太便宜。有使用鐵氟龍材質的、使用聚氯乙烯材質的、有流速快的,也有流速慢的。流速快的可以在4秒內加完糖,流速慢的必須要花14秒。鐵氟龍比聚氯乙烯貴5000元,流速快的比流速慢的貴5000元,假設你是決策者會怎麼挑選呢?

我拿這個問題去和紘銘討論,一會兒他便給出答案:買流速慢的,因為不需要用到那麼快的速度也能解決問題,但要買鐵氟龍材質,因為食品安全一定要做到。

創業就是在一連串情況不明朗的情況下做決定,而且金錢有限、時間更貴,你必須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我們之間有個約定,金額少於1000塊的採購我處理即可,超過1000塊的採購再找他討論就好。

那天和Jserv聊完後,晚上我跑去找紘銘討論,我觀察到公司目前面臨幾個潛在問題,如果這台機器沒辦法幫飲料店節省工作,讓他們可以少用一個人,那我們就完蛋了。其他還有數個尚未確認的未爆彈,諸如去冰的飲料不冰、冰塊沒辦法順利定量等。

紘銘剛好那幾天很忙,睡得相當少,他勉強排出時間和我開會,結果聽到我在抱怨公司現在的狀況,他用理性但憤怒的語氣跟我說:
全公司目前最清楚狀況的人就是你,你不應該凡事都來找我討論,當然討論大策略、大方向沒問題。但是那些細節你應該要比我更清楚,更該知道現在發生什麼事和如何去避免。你的工作不是來找我討論那些問題,而是「讓我們的計畫如預期般順利運作」,如果發生「機器沒辦法幫飲料店節省工作,反而造成困擾,最後導致老闆不想和我們合作」,我會想揍你。你現在就是CEO,這間公司目前就是你最清楚狀況,你的權力最大。如果目前進度太慢,那就看看是什麼樣的問題,如果是工廠做太慢,那就看看急件一天要加多少錢,直接跟我請款,反正我們錢都砸下去了沒有在怕的。如果是其他問題你應該要及早想到,並且避免它發生。

紘銘就是那種,讓你知道自己是誰,該做什麼,可以把你導回正軌的人。沒有他的話,飲料機絕對無法順利完成。

我們把所有東西都投進去了,我把時間投進去,紘銘把他的打工的錢也投進去了,紘銘並不是有錢人,拿他的錢是一件相當抱歉的事情。當時身旁的同學都畢業了,有的去當兵、有的讀研究所,交大八舍不能繼續住,我在學校外離飲料店不遠的地方,簽了半年約租了一間小套房。我父母當時其實相當反對,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搞什麼東西還弄到要延畢。最後我用自己負擔生活費,不跟家裡拿一毛錢來說服他們,而我的房租和生活費就是來自紘銘的支應,換來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在飲料機的開發上。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3)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5)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