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months ago

在等待冰塊分配器從美國坐船回來之前,還有一連串的問題要處理,像是加糖。

飲料店一般使用的是黏稠狀的果糖,因為蔗糖在低溫下會凝固。想要把糖加到杯子內,最直覺的想法就是用泵把糖從糖桶內抽出來。我們查了一些現成的小型泵,發現價格非常貴,沒有低於兩三萬元的,當初飲料店老闆用不到五千元的價格就買到二手的糖機,泵還只是糖機內部其中一個零件而已,我對此感到非常疑惑。但如果不花兩三萬元買一個泵恐怕不知道要做到何年何月,基於冰塊的前車之鑑,我們還是訂了一台蠕動泵。

為什麼不買一般的泵呢?因為大部分泵的內部機構都會直接碰觸到液體,要是吃到機油就悲劇了,為了食品安全著想,我們不希望泵體接觸到液體。蠕動泵是一種液體不會和機器直接接觸的泵,原理相當簡單,就是透過馬達擠壓軟管把液體送到另一端。我們認為不會有大問題,因此花了兩萬多塊,訂了一台可以用電流大小控制轉速的蠕動泵。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會那麼美好,收到蠕動泵後,我們把電源插上去。糖用一種極不合理、非常緩慢的流速流出來,大概跟老北北上廁所的速度差不多,一滴一滴流出來。

我把管子重新清洗一遍,裝了一盆水,把馬達打開,水很順利的被抽出來。而糖因為有黏性的關係,機器再怎麼努力抽,也只是緩緩的滴出。我們的糖黏稠度跟外面的沙拉油差不多,晃動時表面一樣會起起伏服,先前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我打給製造蠕動泵的廠商,幾天後廠商派了工程師來做技術支援。我示範了一遍操作流程,廠商了解狀況後,用寶特瓶裝了一瓶糖漿回去,一週後我收到廠商的回電。

「我們知道問題的原因了。」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很專業:「因為糖有黏性的關係,會讓糖在擠壓的時候留在管壁內,導致幾乎無法推進。」

真是一點驚喜都沒有的答案啊

「那要怎麼解決呢?」我直接切入重點。

「我們測試後發現,只要把糖稀釋就可以了。」廠商回應:「加了水之後,糖就會比較容易出來。」

你這種回答跟問醫生怎麼治療癌症?醫生說把癌細胞都殺死就可以了一樣啊。

「可是加水之後,糖漿會很容易壞掉」我說:「你們有其他型態的機器可以打出來嗎?」

「如果用更大的管徑可能可以試試看。」廠商說道:「但是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管徑了,沒辦法再更大了。」

還真是多謝你的技術支援啊,我們知道不能用蠕動幫浦來加糖了。

但不用擔心,我有Plan B。

之前找冰塊分配器那時候,我曾經跑到台北世貿的食品設備展,那天除了去看製冰機廠商的攤位外,還跑去賣果糖機的攤位晃晃,當時還沒想過會遇到糖打不出來的問題,只是憑著一股純粹的好奇心,想說了解糖機是怎麼做的。

果糖機攤位的業務是個四十幾歲的阿姨,穿著綠色的制服,看到我靠近笑笑的打了個招呼:「孝廉A,你是要自己開店當老闆嗎,要不要看看我們的果糖機?」

「你們這一台糖機多少錢啊?」我指著攤位前面那一排五顏六色的機器。

「一台一萬而已」阿姨說:「很便宜的,你可以自己設定流量,」阿姨之後說的話我沒有很認真聽。

竟然只要一萬嗎?我買一顆泵至少都是兩萬五起跳,你加上微控制器、管線和外殼竟然只要一萬?簡直就像變魔術一樣啊!

「阿姨,你們這個糖機內部的泵是怎麼做出來的啊?」我的好奇心完全被激起了。

阿姨的看起來有點傻眼,一般不都是會問這台保固多久、能放什麼糖嗎,眼前這個小鬼是來亂的嗎?

我盧了一陣子,阿姨盧不過我,請廠長出來跟我解釋。廠長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聽到有大學生很好奇他們糖機的內部構造,開始熱情的跟我聊了起來。

「我們的泵是自己開模做的。」廠長說:「像這個外殼和裡面的機構都是開模,所以才會那麼便宜。我們這個會供應給大陸的CoCo,他們有很多連鎖店」廠長開心的比劃道。我請教了一些糖機產業的現況,老闆表示這是一個相當競爭的行業,民國80年代手搖飲料剛出來的時候,一台糖機可以賣到十二萬,結果競爭者湧入市場,價格每一年都在砍,低價競爭的結果,他們只好選擇用開模的方式來壓低成本,把外殼從金屬改成塑膠,這台只賣一萬元,而且還要保固一年,實在是錢難賺。當時和廠長聊得蠻開心的,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我找出當時保留的名片,寫了一封email過去。

隔天我和紘銘從新竹跑到土城,廠長帶我們到他的工作室,直接把糖機外殼拆開解釋內部的構造。我們提了一些內部設計問題,像是接頭的規格、馬達控制流速的方式,確保買回來後,有能力改造他,改造現成的比自己做一台快多了。我們把糖機的控制板撬開,拿出印刷電路板把上頭的按鈕解焊掉,再焊上我們的控制線。如此一來就可以用電訊號來控制加糖機了。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4)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6)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