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months ago

大部分模組測試可以正常運作後,接下來就要把他們組在一起了。

因為機器之後要放到店裡面,我們帶了一把捲尺,跑到飲料店內開始量牆壁和走道的尺寸,同時和老闆討論可以放在店內的哪個地方,另外也要考量排水的問題。

因為店內的空間有限,所以會對飲料機的長寬造成限制,我們估算適當的長寬後,便開始尋找適合放置飲料機的支架。

我們原本跑去二手餐飲用具行找不鏽鋼桌,那裡的不鏽鋼桌是最廉價的,一張60cm*120cm的桌子不到一千五就可以搞定,用的是工業級的200不鏽鋼。

拍照給愷宏看後,愷宏認為這桌子的焊接方式可能不太OK,表面只是用層薄不鏽鋼片包覆住木板,不夠厚實,而整台冰塊分配器的重量很重,估計最重會到150公斤以上,要是垮掉造成公安危機,壓到人那可是萬萬承受不起。

後來我們想說找鐵工廠訂製,至少夠穩,而且長寬大小都可以自己設計,我打電話問了幾間新竹的鐵工廠,都被打回票,說這個全部用不鏽鋼做會很貴,你買不起。

我打電話向老爸求助,老爸在新竹打滾了二十幾年,是個新竹通,高中離家後我們父子就很少聊天,我延畢做飲料機的事情他也只是大略知道,老爸聽了我的需求之後,嗆我這種事情不早點說。

隔天,我上了老爸的車。

「這間店老闆開十幾年了,老爸跟他很熟。」老爸指了路上某個破舊招牌的五金行。

「這個工廠開很久了,以前是做XX的」老爸指著路上某間工廠。

「這間店老闆原本做YY,後來倒掉改成ZZ,不過有一陣子沒跟他聯絡了。」老爸指著路上某間小吃店。

「爸,你怎麼好像對這個很熟?」我問道。

「你爸以前是做機械的。」爸說。

靠,我怎麼完全不知道。

你現在做的職業跟機械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從我有記憶以來根本沒聽過你以前是搞機械的啊。

原來家裡那一堆砂輪、扳手、電鑽工具、不是單純弄園藝的興趣,是更早以前留下來的嗎?

「而且我還組過六角車床。」爸補充了一句。

幹,不早講,早點講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啊

你知道我為了買螺絲、買接頭管線、問規格被愷宏嗆廢物多少次了嗎

車子在一間鐵工廠前停下來,附近荒煙漫草,工廠是鐵皮屋搭建而成的,外面放了個大狗籠養了一隻很凶狗,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台灣傳統工廠。鐵捲門還沒開,老爸打了通電話:「董A,你上班沒啊,我兒子有問題要找你幫忙。」

「快到了啦。」電話那頭傳來豪邁的嗓音。

一輛BMW開到工廠門口停下來,鐵捲門開了,鐵工廠的老闆打開車門下車,向老爸招招手,示意我們走到裡面。工廠裡頭擺滿各種大型的加工機台,深處有個小房間,我們走一張木頭茶几前坐下,老闆點了一根煙,開始跟老爸閒聊。

「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啦?」老闆笑笑的問,露出一口黃牙。

「我兒子說要做什麼飲料機啦,他說要做一張桌子,想要請你幫忙。」老爸也笑著說。

「飲料機是什麼東西?」老闆幫我倒了一杯茶。

我簡單對老闆做了個小pitch,解釋飲料機是什麼玩意。

「年輕人不錯,有前途,好,你講,要做什麼樣的桌子。」老闆笑著說。

我拿起愷宏畫好的設計圖,跟他比劃:「我要兩張,一張大一張小的,長度寬度是這樣、然後希望能承重200kg,所以焊接要穩一點,材質的話要白鐵的。」

「你們要哪一種白鐵?」老闆問。

「希望是304或是更高的,因為要注意食品衛生。」我說。

「更高就316,你有要到那麼高嗎?」老闆摸了摸下巴,抽了一口煙:「好,你這個東西材料要另外叫,我過幾天聯絡你,再跟你講我的作法和報價,你給我你的電話吧。」

我們道了謝後離開,從來不知道老爸那麼罩。

幾天後,我在上我大學最後一堂通識課的時候,鐵工廠老闆的電話來了,我偷偷摸摸跑出去外面接了電話。

「我跟你講一下會怎麼做吧」老闆說:「你聽聽看。」

「好,請說。」我豎起耳朵。

「因為你說要穩,所以四個桌腳我會給你做粗一點,焊接部份沒問題,因為你怕不穩,所以底下我還幫你弄個可以調高度的角墊。」

「材質都是304的,兩張一大一小的桌子,算你一萬八就好。」老闆說了一個聽起來很便宜,但遠遠超出我預期的數字。

「可以再便宜一點嗎,價格實在是有點高?」我要保持冷靜。

「恩……」我彷彿可以聽到電話那頭老闆的眉頭皺了一下:「如果要便宜的話,那我把四個可調的腳墊拆掉,算你一萬七如何?」

「……還是有點超出我們的預算啊」我尷尬的說。

「不然你講吧,你希望的價格是多少?」老闆非常乾脆地切入重點。

「八千塊。」我講了一個不知廉恥的數字,我真的對一張不鏽鋼桌的價格一點sense都沒有。

「孝廉A,」電話那頭哈哈大笑:「你當我是在做慈善事業嗎哈哈哈,好啦,你考慮一下,有要做在跟我說。」

對不起,老爸。

我還是辜負你的期待了

而且好像害你超沒面子的啊哈哈哈哈哈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18)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20)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