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months ago

處理完電路、機構,經過無數次的測試後,終於來到了最後一哩路。

測試時為了方便,都是使用自來水,但工廠加工的元件可能會有一些油漬,為了徹底洗淨,我們準備了一個大鍋子和兩包檸檬酸,將會接觸到食物的不鏽鋼零件酸洗。

那天恰好寒流來襲,外頭非常寒冷,路上沒多少行人。我們打開窗戶,把檸檬酸倒到鍋子裡,像煮火鍋一樣開始煮零件。整個工作間中飄出檸檬酸的味道。愷宏還帶了一罐濃湯罐頭,說要是我們想喝點熱的就可以直接煮來吃。

隔天我們將零件裝回去,重新對機器進行校正,確認各個模組正常運作後,我再次扛了一箱冰塊倒進冰塊分配器裡,並且在茶桶內裝滿飲水機的清水,我把杯子靠上去,按下電腦上的製作鍵。

機器按照預先設定的程式開始運作,冰塊被加到秤上,到了給定的重量後停止,接著滑進圓筒內,管線內的水通過噴頭變成水霧,沖刷著糖留到了下方的杯子,同樣的畫面我已經看過無數次。

那是我第一次喝這台機器做出的來的飲料 ──── 如果糖水也算飲料的話,冰冰甜甜的。

▲ 機器的Demo影片,玉堂試喝自動全世界第三杯自動化飲料

在那之後的某一晚,我從飲料店叫了一桶紅茶,把幾位這段歷程中不可或缺的朋友找來。我們歡笑、我們暢飲,直到深夜,才拖著疲憊的步伐離開交映樓。

站在浩然圖書館前,我看著天上的星空,冷冽的空氣讓我腦袋稍微清醒些。

從設計第一個落杯器到做出一台飲料機,過了14個月。

你問我開心嗎?

喝到第一杯機器做出的紅茶剎那當然是無比開心的,但我並沒有感到「跑完42公里馬拉松,終於做到了」那種喜悅,相反的,我的內心比任何人都平靜。

對一個沒做過機器的人來說,只會覺得這台機器看起來很酷。但我經手了這台機器的每一個細節、我知道每一個零件存在的理由、每一個設計背後做出的取捨,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台機器還有多少問題,茶垢可能會卡在接頭的縫隙、冰塊的定量機構絕對還能再改進、管線過脆容易折斷……我可以列出上百個問題,機器現在能做到的每一件事,都是用一次次試誤換來的取捨。

從來就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

飲料機的程式愷宏是寫不出來的,之所以能在一個月內完成,是因為我在大學期間就寫過好幾個網站了。愷宏能和工廠溝通、設計出可用的零件,是因為他在大一就在跑工廠做東西了。紘銘能輕易的設計出飲料機的電路,是因為他曾花了很多時間在電子電路課上頭,做了很多習題,纏著教授把每個疑惑都搞懂才罷休。

這個世界比任何人都殘酷,也比任何人都公平,犧牲了多少就會得到多少。飲料機現在能做到的事,就只是付出犧牲的結果罷了。

但若把成功的一切歸咎於努力和犧牲的等價交換,未免過於膚淺及武斷。

回首這一年,最讓我感動的是這一路上遇到的人,紘銘支應我的生活費、愷宏沒有拿任何一毛錢、飲料店老闆幾乎是完全信任的讓我在店內測試、好友給我打氣找Jserv讓我走出陰霾、廠長向我解釋糖機的原理和構造、電工系的學長來幫忙焊接、機械系的學長給了很多有幫助的意見。這段打造飲料機的旅程,我收到太多人無私的信任與付出。

儘管世界如此殘酷,但人卻不一樣,當你真心想做到一件事,付出足夠的犧牲,這個世界會聽見並做出回應,周遭的人漸漸願意相信你、花時間幫助你,你的付出並不見得會有結果,但是加上許多人的幫助,可能一切就不一樣了。

對你而言真正重要的事物,會比你想得到的事物更早出現在路邊。

當初那個天真的少年,他努力花費了一年,最後做出的機器依然不夠穩定,而且因為要當兵無法繼續維護,沒辦法送到飲料店裡,最後只好把機器拆解送到倉庫內,如果我們提早告訴他結局,他還會願意走這麼一遭嗎?

對比14個月前的天真,他恐怕完全想像不到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吧。

他還是會在其他人都跑去讀研究所時選擇延畢嗎?

歷經無數個自我懷疑的夜晚,

歷經無數次的輾轉反側,

歷經無數與失敗與挫折,

歷經無數朋友的幫忙,

用一年的時間換一個夢,

我只想說:「謝謝你們,一路陪我到這裡。」

▲ 紀錄工作待辦事項的板子



▲ 汨汨流出的紅茶



▲ 充滿汗水與血淚的工作室

人不付出犧牲,就得不到任何回報。如果要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鍊金術的基本原則,等價交換。當時我們深信著,這就是這世界的真理。------《鋼之鍊金術師》

Thanks for reading.

←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2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