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論投機與投資

投機看過去,價值看未來

投機者通常依賴過去事件,也就是把股價走勢和市場趨勢當作買賣的依據。相對的,價值型投資者,只專注於特定證券的未來收益,對這些人而言,投資決策所依據的,不是短期內股價漲跌的預測,而是評估長期獲利,以此判斷股價是高是低。

凱因斯是少數有在股市裡賺到錢的經濟學家,賺了超過3000萬美元,但他也慘賠過。經濟大蕭條的當時,凱因斯也處於財務危機,他的股票資產淨值縮減了八成。當時另一個樂觀的經濟學家費雪更慘,損失了超過1千萬美元,相當於今日的一億美元,最後賣掉房子並宣告破產。

我們很難以純粹理性的方式,做出投資決策。因為未來有無限多種可能,有太多因素參與變化,想分析所有因素會陷入理性的癱瘓。所我們一般人在動機上會讓步……以習慣、直覺、偏好、欲望、意志等決定來選股,而這並非評估結果的「理性方式」。


大多數人的行為都來自於自發性的樂觀,而不是精準的預期。由於需要許多日子之後才能看見完整的後果,因此這些決定是出於的動物精神,我們對不久後的未來所知甚少。


投資者容易不合理的重視自己比較有信心的事物,即使這件事對事情沒有太大的決定性影響。


股市極其複雜,從事短期動能投資法的人,很少能賺到錢。因為一旦你在短線採取了積極的交易行為來買賣股票,那就會增加交易成本,抵銷了獲利。


凱因斯認為在景氣循環不同階段進出股票行不通。因為大部分會太晚賣出,太晚買進,而太常犯這兩種錯的人,支出會很驚人,而且會產生混亂的投機思想。


「長期」的觀念會誤導當前事件。「長期」來看,我們都難逃一死。若風暴來襲時,經濟學家能做的只是告訴我們:風暴過後就會風平浪靜,那麼他們為自己定下的任務未免太簡單,太沒價值了.


「凡爾賽條約」向軸心國榨取嚴苛的償金,會導致難以撫平的國際緊張,並預測之後大家會重拾金本位制和戰前會議,最後會嚴重扭曲貿易資本。然後世界政府如果繼續採用保護主義的話,那會悲劇。


文明其實建構在不穩的架構上。傳統的理論是「順其自然」,但是凱因斯理解到經濟衰退不是週期性的現象,其實是世界經濟結構上出了問題,才會沒辦法把自己拉出泥淖。


缺乏對產業的基本知識,加重了股市的變化無常。碰到新消息時常常反應過度。因為投資人沒有強烈的根據去說服自己相信估價的穩定。就好像農夫吃完早餐看了氣壓計,就可以決定把農業的資金轉為他用,然後一週後再挪回來。


對於價值型投資者而言,他們雖然不同億金融交易短期內一定有效率。卻通常接受長期而言股市的確是有效的評估機器。因為很簡單,長期而言,整體股東只能因基本的企業獲利而賺到錢。

理性投資者會找尋市場先生報價和獲利能力不符的股票。簡單說就是:買到物超所值的東西。這種投資者只關注兩件事情:價格和價值。因此,價值型投資者著重於預期獲利和股息。而非短期的價格波動。股票的一個報價只是參考基準,不能憑著市場價格判斷價值。價值型投資者採取的是由下而上,而非由上而下的投資策略。也就是研究特定的股票,判斷企業的報價是否符合評估的潛在價值。其他因素如近期股價趨勢是漲是跌,股事情是如何、特定領域是否熱門,這都不在考慮之內。有紀律的投資者要考慮的是買進價值,而不是市場趨勢或是經濟展望。

與其精準的錯誤,我寧可要含糊的正確


不要頻繁進出,終有好報


與其精準的錯誤,我寧可要含糊的正確


重要的事物未必可量化,可量化的事物未必重要 by 愛因斯坦於普林斯頓大學研究室門上掛的標誌

你不可能精確的做量化,算出一個企業的真正價值。但是你應該可以估出大概的價值,然後透過足夠的安全邊際來避免損失。就像你在造橋的時候,即使橋上只會開過1萬磅重的卡車,你也應該把橋設計成能承受3萬磅的重量,這道理在投資上也通用。

← [書摘] 匯率戰爭 [書摘] 弄懂投資最常見的16種陷阱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