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2 years ago

上週日我去台中玩,經過充滿文青氣息的誠品綠園道。許多文青、情侶不畏陽光在勤美術館的裝置藝術前自拍,等著上傳Facebook,傳達出一種讓親朋好友「知道我有來過這裡」的文青概念。另一邊的草皮則是街頭藝人的舞台,有的幫遊客做肖像速寫、有的表演魔術,另有一群表演藝術者則打著赤膊,露出黝黑精實的體魄,搭著立體形狀的鋼架,伴著音樂起舞,結束後向在場的觀眾敬個禮,等待現場小朋友拎著父母給的銅板,投進打賞箱內。

天氣很熱,我和朋友經過路旁的Cold Stone,店員正在門口推廣活動,只要轉動上面寫滿優惠的轉盤,就可以獲得免費送脆餅之類的優惠券。我愉快的轉動轉盤,拿到了買大送小的優惠券,店員笑咪咪的告訴我這是最大獎,把優惠券蓋章遞給我。當天心情不錯,反正是出來玩,就決定和朋友去吃Cold Stone。

人有點多,需要排隊。過一會兒我們拿到菜單,可以在排隊時先看看要點什麼冰淇淋。我們選了草莓香蕉和薄荷巧克力。約莫過了10分鐘,終於輪到我們點餐,此時店員告知店內的拌冰機壞掉了,因此會直接把配料撒在冰淇淋上。我們沒有想太多,就一樣付了220元,開始期待等下拿到的冰淇淋。

店內的冷氣並不涼,製作冰淇淋的員工看起來有點手忙腳亂,挖冰淇淋的員工看著單子,量好每一球的重量,放到紙杯裡,因為拌冰機壞掉了,他們沒辦法攪拌,所以便直接交給下一個員工灑上配料,撒配料的員工很緊張的感覺,因為客人很多,都在盯著看,他努力的從醬料罐中擠出醬料,一邊抖一邊畫出規定的交錯圖案,接著夾出一塊布朗尼或OREO、醃漬過的配料等,放到冰淇淋上,小心翼翼捧起剛做好的冰淇淋交給前面的顧客,又趕緊轉過身來做下一杯冰淇淋,再度重複剛剛的步驟。

老實說,我從點完餐後就預期這次的Cold Stone用餐經驗並不會太愉快。又過了10分鐘,我才從店員緊張的手中接過我的「草莓香蕉圓舞曲」和「蜜蜜巧巧」,草莓香蕉就是一坨草莓冰淇淋上撒了花生粉顏色的不知道什麼粉,還有兩顆醃漬過的小草莓,另外有一小截切片後的香蕉,擺在冰淇淋上。蜜蜜巧巧是Mint Mint Chocolate Chocolate的意思,也就是薄荷冰淇淋,同樣因為沒辦法伴冰的關係,上面擺了一塊完整的布朗尼。

店內幾乎坐滿了人,排隊的人潮依然延伸出店外。我和朋友勉強找到位置坐下,同張桌子對面做了一個帶著小孩的家庭、左邊坐著一對情侶。我小心翼翼的拿起塑膠湯匙,輕輕的挖了一口草莓冰淇淋送到嘴裡,我突然覺得,這一切都諷刺地真實。

相信我,你不會想要花220元去吃一碗沒有拌過的冰淇淋。醃漬過的草莓並不甜,小小一顆,反而還帶有些許酸味,沒有草莓的味道,只是一顆豔紅色軟爛的果實而已。另一球薄荷冰淇淋上的布朗尼也是一絕,你絕對沒有吃過如此死甜的布朗尼,這東西本來應該要拌開在冰淇淋內,成為點綴冰淇淋的裝飾,但沒拌開直接一大塊放在上面吃就個悲劇。你只能一口冰淇淋、一口料、一口冰淇淋、一口料,冷氣不涼、外面的客人仍絡繹不絕排隊、對面的小孩偶爾發出尖叫聲。我想用委婉一點的說法,整個用餐的體驗並不愉快。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自找的,我拿了買大送小的優惠券,自願走到這家店裡,自願在知道拌冰機壞掉的情況下買了冰淇淋,然後在這個充滿人潮的時段坐在店內,因為也沒其他地方可去。但我一邊用餐,一邊看著店內牆上歡樂的卡通壁畫,一群人來到Cold Stone,開心的吃著冰淇淋、員工還發出歡樂的歌聲,我突然覺得我好像成為了萬惡資本主義下的一份子,一個討人厭的商業模式鎖鏈上的其中一環,因為我花了錢,這樣的商業模式才能持續的運作下去,這裡的員工領的仍然是最低的基本工資,他們盡力在機器壞掉的情況下做出一杯杯的冰淇淋,還要強顏歡笑著,店外的員工仍在招攬客人,然後他們排隊,接過一杯杯沒有拌過的冰淇淋。我不願意苛責任何員工,他們都很努力盡了自己的本分。我想苛責的是背後讓這一切發生的那群人,他們在機器壞掉後仍不願停業,提供有缺陷的產品給客人,並且繼續在門口招攬生意,自栩為顧客帶來歡樂的冰淇淋店,最後卻完全失去了原本的初衷。

我默默把最後一口冰吃完,排隊的人潮依舊,店員們依舊手忙腳亂,但此時他們竟然開始唱歌了。

我再也不會去吃Cold Stone,這一切實在是太諷刺了。

← 今天我們談馬拉松 今天我們談BOT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