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2 years ago

最近在思考,如果創業該挑自己擅長的領域。那麼我該如何決定自己該深入鑽研哪個領域?

這個問題可以用很功利的方法來思考,你可能會想,哪些領域比較有潛力,比較被社會大眾看好,哪些領域比較有可能會賺大錢,於是就決定投注心力去學習。

這樣的心態聽起來很像媽媽幫小孩填志願,聽說未來電機系比較好找工作,於是就幫小孩填電機系。聽說當牙醫比當醫生輕鬆,就幫小孩把牙醫系填的比醫學系前面。

我以前常常會陷入一種思考模式,我把他取名為賈伯斯症症候群。我高中時正是賈伯斯璀璨的最後時光,那時iphone 3G剛出,App還是一片藍海,寫個假裝喝啤酒的App都會有人付錢買。賈伯斯的現實扭曲力場感染了全世界,一項項蘋果產品像是宗教的佈道大會一一發表。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的畢業演講中,告訴大家,只要你追尋他內心的直覺,相信所有點最後都會連在一起,最後就改變了世界。

這在我心中種下一顆種子,任何有志之士都應該像賈伯斯一樣追尋內心的直覺,以改變世界為己任。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在挑選題目或研究的領域的時候,都會用這東西能不能改變世界,當成衡量一個專案值不值得做相當重要的指標。如果有的題目聽起來很普通,不酷,聽起來對世界沒什麼影響,那麼就不要做。如果自己能力還不足以改變世界,那就會轉而追求改變自己的生活圈附近的人,可能是你的師長、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朋友的狗。

簡單說,這個症候群會讓你盡可能的讓你做的事情很酷,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好事,因為他讓你放棄掉很多不值得做的事情,並起避免你把事情做得平庸。但是後來我漸漸發現,這樣的心態是anti-pattern,乍聽之下好像有道理,但是實際上目標這樣設會導致你一直繞遠路。

如果你用這東西能不能改變世界來決定要不要做某項專案、或是要不要學習某個領域,可能會因為自身眼界的不足,而導致放棄掉許許多多的可能性。

你會覺得某些東西不酷,很可能是因為你自身的實力和眼界還沒辦法知道這東西能發揮多大的影響力。某些東西可能其實是個很重要的敲門磚,但因為你的實力還不足,所以就過早把這段可能剪枝掉了,就像國中的時候覺得一元二次方程式沒什麼用,只要會加減乘除就可以在社會上生存,就決定放棄不學了一樣。

前幾天,我跟朋友在討論該如何挑選自己想要鑽研,擅長的領域這個話題,朋友直接借給我請問侯文詠這本書,說你現在討論的某些話題,跟侯文詠討論的有點像,可以找時間看看。我看完之後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總結一句話:你應該要追尋你發自內心喜歡的事物,而不是為了其他目標去選擇你該追尋什麼事物

如果你把目標定在改變世界,那麼你一定會努力想,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改變世界,於是你就會挑捷徑走,挑看起來認為能改變世界的題目做。

通常的情況是,你還太淺,尚未累積出足夠改變世界的能力與視野,於是你會一直撞牆,覺得充滿挫折,為什麼我這麼努力,世界還是不會改變,為什麼我總是找不到對的人幫我,為什麼我要做的事情如此困難。剛開始你會硬撐,相信堅持能夠克服一切難關,但是當你遇到異常麻煩的困難擋在你面前的時候,光靠我想要改變世界的決心其實很難堅持到最後。因為多數人並不是那麼想要改變世界,他可能有50%的心覺得改變世界還算不錯,另外50%覺得如果我真的改變世界會聲名遠播,大家會尊敬我,敬佩我。你想要的其實是受人尊敬

而受人尊敬最正確,最快的方式是對世界做出貢獻

做出貢獻的方法在於解決大家困擾的問題,而想要解決這些問題你需要擅長某些領域,而精通領域的方法在於找出自己的天賦與熱情。

賈伯斯的話中,真正重要的並不是改變世界,而是在於傾聽你內心真正的聲音,因為你的內心很容易被外在的雜訊淹沒,你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影響,跑去追尋聽起來有前途、比較有可能成功、比較可能賺錢、比較安穩、比較容易受人尊敬的路。

只有你認真的問自己喜歡什麼,才有辦法在過程中得到樂趣,並且樂此不疲,你不會因為外在環境而患得患失,只會關注自己是否每天都真正進步。當你努力的做你喜歡的事情時,你會慢慢累積出1萬個小時的努力,遇到各種有趣的人與機會,最後那些點才會在未來清晰地連在一起。

← 挑對題目,找對人,做對事 [書摘] 請問侯文詠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