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2 years ago

關於喝酒,我給以後的自己的建議是,能不喝的話,盡量不喝。如果要喝,小酌就好,做自己肝臟能力範圍內的事情,不要嘗試把自己搞醉。

我並不是個常喝酒的人,上次喝酒是一年多前了,昨天和好朋友聚聚,大家約好一起吃飯,然後喝酒。因為還年輕,還沒體驗過醉到不省人事的感覺,我刻意喝的比平常多了一些,但發現自己的體質恐怕是會先不舒服而不是先醉倒,決定放棄這個念頭,結果今天中午醒來,身體因為宿醉的關係不太舒服,酒還沒代謝乾淨,頭還是很暈,還有點點想吐,爬起來回復幾則訊息,吃點東西,又再躺回去,後來才好些,能開始動筆寫這篇文章。

原本以為我酒量應該算不差的,因為有在定期運動,代謝量大,另外在和朋友喝酒的過程中,我自己覺得神智大致上都還是清醒的,除了臉紅了點外,還是可以跟朋友聊天、講垃圾話。但後來爬文後,我發現這並不是個很好的現象。

酒精在身體代謝的過程中,會先被酒精脫氫酶轉成乙醛,之後被乙醛脫氫酶轉成乙酸,會讓你的臉變紅的物質是乙醛,因為乙醛對身體來說,是個高傷害的刺激物,甚至更甚乙醇,而且有致癌的可能。

肝臟處理酒精的速度是固定的,成人大約是每小時15ml左右。而亞洲人因為基因的關係,乙醛脫氫酶酵素的活性比較西方人低,因此身體會快速地把酒精轉成乙醛,造成臉紅。但是乙醛代謝速度卻不夠快,最後造成宿醉。

也就是說,臉紅其實是身體發出的警訊,代表你正在喝會刺激血管擴張的致癌物。因為酒精代謝快,所以你比較不容易醉,但問題是乙醛還是堆積在你的身體裡,在被代謝掉前依舊持續造成傷害。

撇開生理的影響,宿醉是相當浪費時間的事情。就算睡了一覺,隔天醒來精神力也不會百分之百恢復成往常的狀態,需要一段時間慢慢恢復。此外因為頭暈、不舒服,思考能力低落,基本上不太能做任何事情,半天的時間就在電腦前和床上過去,無法學習、不能下決策,看文章的時候感覺像是畫面只進到視覺處理,直接做反射反應,沒有進到思考中樞一樣,那時躺在床上才會覺得,能夠保持理性思考是多麼珍貴的一件事,一定要好好珍惜

但就算這樣,我還是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些事情。

我以前一直很好奇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有太多種說法了,有些人會藉酒裝瘋、有些人會酒後亂性、有些人會大哭大笑、出現另一個人格,然後宣稱自己不知道喝醉的時候做了什麼事情。

結果我自己一邊喝一邊觀察自己,發現當喝到一定的量的時候,會開始產生茫然的感覺,話會變多,變得比較直率,你還是可以控制自己要講什麼話題,但是你會更容易把你內心的話講出來,酒後吐真言基本上是有根據的,是酒精作用在腦內神經中樞的結果。

基本上酒精會抑制你的邊緣系統,讓你變得更無懼。那是直接從生理層面去影響你的身體,你變勇敢並不是因為你變強,而是因為暫時把腦袋裡內建的警報器關掉,讓你在做決策或行動時,聽從你的感性,暫時不考慮後果。像是是跟別人告白、跟朋友講祕密、或是大聲咒罵、或是毛手毛腳之類的。

但是儘管是這樣的情況,你還是能夠控制自己,知道你在幹嘛、在聊什麼樣的話題、在喝什麼酒、喝多少,甚至你還可以算數學。我想古代詩人在寫詩時,進入的就是這種狀態,他們暫時壓抑理性的一面,透過感性來抒發自己的感受,生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類感慨萬千的詩詞。

但喝到了一個程度之後,你會覺得酒的味道層次變少了,酒精味變得突出,喝不太下去,這些訊息都是身體在暗示你不該繼續喝下去的徵兆。我收到身體的暗示後,就決定放棄喝到掛的念頭了。那時腦袋還是清醒的,還能聊天,還能收拾殘局,還可以順利走路回家,幻想中那種人格解離的感覺依舊沒有出現,但肯定以後不想再嘗試這麼做了。

長期來看,喝酒肯定是個反積累的事情。酒精的代謝物會致癌,亞洲人的體質代謝速度更慢,另外還會影響思考力、判斷力,短期的損害尚能恢復,長期來看就很難說了。

我依稀記得以前也宿醉過一次,故決定動筆將這次經驗記下來,如果人生踩過的坑可以不要再踩,那麼我們可以省下很多時間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 [書摘] 請問侯文詠 2015回顧 終於上了軌道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