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1 year ago

如果要回顧整個2015,我會說,那是一種人生終於上了軌道的感覺。

很多事情是累積起來,當下並不知道,但是最後才會倏然拍拍自己的額頭,嘆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2015年初,我修完Jserv在成大的嵌入式系統,結束了一整個學期每週往返台南的生活,開始進行了自動飲料機計畫。

當時會啟動自動飲料機計畫的原因很單純,我和夥伴覺得寫軟體很難賺到錢,當時經驗的侷限告訴我,寫軟體能賺什麼錢啊?接案不過是給人打工罷了,廣告養不活公司,想做平台是找死。我們想要做做看硬體,至少硬體出來,有實際的東西,也好跟人家收費。

後來就是一連串血淋淋的教訓,我找了機械系的朋友幫忙處理機構的問題。剛開始的討論只能用悲劇形容,我只會寫程式,對任何材料、機構、製造程序都完全不明不白,我不斷地問各種愚蠢問題,或是提出各種不切實際地建議,然後迅速被打槍,弄到最後甚至被機械系朋友說:與其跟你討論,我不如去找我學弟討論,還比較有建設性一點。

現在回過頭看,前幾個月我們根本都在鬼打牆,妄想自己可以解決那些看似簡單,實際上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的問題。我甚至被一個關鍵的模組卡了一個月,幾乎到絕望想放棄的地步,後來在朋友和導師的支持下繼續堅持下去(In Jserv we trust~)。

這些過程都是相當寶貴的經驗,強迫我認識了另一個和軟體開發不同的世界,我漸漸明白學機械的那些人是怎麼看事情的。我了解到不是所有設計都可以被製造,不是所有製造出來的設計都可以被量產。日常生活的各項硬體、設施,背後都是前人將寶貴的知識與經驗轉化成產品的結果。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而是需要眾多試誤和經驗的積累。一名程式設計師隨隨便便就想要跨入該領域,基本上就是來亂的,一定會被真實世界修理。

在做飲料機計畫的同時,一位朋友介紹我去交大Angel Club實習,所謂實習,其實就是坐在旁邊聽投資案。很多公司會來做簡報,我們就在旁邊聽那些審查的學長姐問問題,判斷case值不值得投資。

當你聽了超過20間以上不同公司的募資簡報,你會漸漸培養出一種分辨公司好壞的嗅覺。值得投資的好公司基本上都是相似的,他們有能力解決重要的問題,而且商業模式簡單,你一聽就知道他們會賺錢。相反的,那些Angel們不敢投資的公司,通常都是聽起來好像會賺錢,好像有市場,但是又不是那麼的肯定,好像光鮮亮麗,但仔細追問又令人感到不對勁,或是競爭者眾多,進入門檻低,很容易被其他競爭者取代。

後來年底將近,我報名了兩場收費講座,一場是XDite的Intro to Growth Hack,另一場是姚詩豪的尋找天賦與熱情的系統化作法(對,名稱很長XD),講的是如何體察自我的天賦和熱情的具體作法。沒有想到這兩場講座帶給我超乎預期的收穫。

GH表面上教的是你如何讓你的事業成長,但背後其實教的是一整套做正確的事情的流程。當時我在問卷問內了XDite,為什麼我以前常常開發了一些自己覺得有趣的服務,但是最後都沒有人想用?XDite的回覆直接打醒了我,你真的有解決重要的問題嗎?

聽完這些講座之後,我把在大學四年卡的關,以前的執著,全部都想通了。

如果不是經歷了飲料機計畫,撞了太多太多的牆,我不會對真實世界產生更深刻的認知。如果不是因為旁聽投資案,我可能要很久之後才會發現,許多本土的純軟公司,透過解決真正重要的問題,將公司經營的有聲有色,連我都想要投資。

我突然意識到,我過去大學四年,做了大大小小專案,其中大多數都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只是自己一廂情願想要改變世界,想要受人尊敬而已。想要受人尊敬並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把受人尊敬當成目標,那就有點問題了。

在把這些事情全部想通之後,我終於將自己的人生從改變世界這無意義的目標中解脫,我應該要做的事情是,傾聽自己的內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每天持之以恆的進步。

而進步來自於長期而持續的積累。

← 關於喝酒 用GH心法實作新光計畫網站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